幾天前,突然想給自己一個什麼事都不要想的下午,背著相機一路向北,經過基翬、比西里岸,在美山喝一瓶伯朗,又到小港、石雨傘,無聊去探望一下老二神,看著外地女遊客摸著神龜頭,心裡閃過一絲詭異的念頭,哈哈。我實在沒有辦法對這支大老二產生肅然起敬的崇敬之意,即便祂被公部門用無中生有的傳說和文字描述的活靈活現,不過至少我也沒有冒犯他,該懲罰的,應該是將他如此暴露在野外,還自以為是的官。

到了石雨傘澳,我還是沒有把相機拿出來的欲望,直到我轉出來那通往港澳的小巷口,在轉角看見的這片貝殼。我以前也很喜歡撿貝殼,但是自從多年前看到寄居蟹用養樂多的瓶子當成自己的家時,就已經不再這麼做了,主人的巧思吸引了我,也讓我想起了那隻寄居蟹,有時候美麗的事物背後,可能隱藏著一段悄悄發生的浩劫,如同近年來一件又一件的開發案,前景看似美好,事實上,總會有一部分屬於過去的美好會在將來消失,就如同鎮上那些已經消失殆盡的日式建築,也許在前人的眼光中那是必須淘汰的舊時代,卻沒有想到後來的子孫正為著那久遠的記憶,而辛苦的拼湊著屬於成功的故事。

我想有很多人對於現在遊艇碼頭的位置,在還沒有蓋碼頭的時候,那個天然礁石形成的小小游泳池很有印象,現在我卻沒有辦法指出他確切的地點在哪裡,更別說讓我的孩子可以親身體驗當年我們的童年有多好玩,我去過南灣,那裡除了比基尼比較多以外,其實也沒有比我們的石雨傘沙灘好玩到哪理去,我去過墾丁,那裡的包子也沒有東河包子好吃,停車卻難停的多,如果要把西部的經驗複製到東部,那麼東部就不在是東部,自然一切也都不自然了。

如果有一天,當成功的漁業沒落到再也沒有漁船駐港的時候,誰能還給我那一池屬於記憶的小游泳池?當新港興盛繁華的時候,有誰想到自己的有生之年會真的親眼目睹他日薄西山的一天?有誰想到自己生長的部落文化,有一天竟然要到展覽館才能看到跟體會到?有誰想到自己從小玩到大的海洋生態,竟然有一天要在蓋起圍牆收錢的遊樂園區才能感受到?有一天財團經營不善拍拍屁股走人的時候,是誰要承受這樣的後果?如果你能有所領悟,就會瞭解我們現在所面臨的問題,以及目前站在第一線反對的人的想法。

我只是很單純的想著,將來我還能帶著我的孫子,到爺爺奶奶曾經玩過的海邊,然後告訴他,我們曾經為這一片海努力過,而且,他就跟幾十年前一樣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cky257305 的頭像
jacky257305

彈指人生

jacky2573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